(第1/2页)

加入书签

第二天清早我没起得来床,迷迷糊糊睁眼时林晨已经不见了。半睡半醒间听到枕头下面手机嗡嗡响个不停,点开来一看,果不其然是老黄。

“水果掉在地上也不知道收拾,一晚上招了多少蚂蚁你知道吗?”

“还有饮料,杯子碎了可是要你赔的!”

我揉揉眼睛,挣扎着给他发了个‘对不起嘛’可爱猫猫表情包。五分钟后手机又震起来,这下不得不起床了,糊着眼屎艰难的输入密码解锁——很久没出现的‘独眼黄飞鸿’忽然一跃跳到了对话框最上方,书香绿茶(……)头像的右上角挂着一个小小的红色的1。

“你们晚上开业?”

靠,疫情五个月都他妈憋疯了是吧?我揉着发酸发胀的小腹,不情不愿的回了个“嗯”。

黄飞鸿总是酷酷的,惜字如金,能用一个字说明的事情绝对不用两个字:“我们晚上过来。”

之所以说“我们”,是因为这个人过来唱歌永远带着一票兄弟。老黄说他们都是一个口音,应该是老乡,在附近的工地搬砖造房子,不出意外黄飞鸿是他们的工头。

他比林晨还要高一点,理一把寸头,其他人都是背心汗衫大裤衩子,只有他每次出现都穿的整整齐齐,要么是夹克衫运动裤要么是t恤加牛仔裤,拖鞋什么的更是一次都没出现过。

露露有次陪过他们包间,据他兄弟们说,黄飞鸿小时候去少林寺学过武功,跟王宝强是正经师兄弟,十九岁学成下山时不巧撞上一起强奸抢劫案,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被犯人划伤了眼睛,现在右边那颗是义眼。

我有点不太愿意做他的生意,这个人不像汪俊,下起手来没轻没重的,很容易把女孩子弄伤。好在他也不常要我出台,绝大多数情况下都只是陪着唱歌喝酒,兄弟们动手动脚,他跟我谈葡萄牙作家萨拉马戈的《失明症漫记》——

第一次点我的时候,这个逼像全中国所有热爱救风尘的男士一样,非要刨根究底,从我嘴里挖出下海的苦衷。

我他妈有什么苦衷?只好绞尽脑汁编了一个“大学生为救重病父亲,不得不含泪脱衣做叁陪”的知音式狗血故事,那天他给我包了两千块钱小费。

不知道是不是我演技太了得,从此黄飞鸿就坚信我真的是a大辍学的文学系女大学生,看了个什么书就要来跟我讨论,为了应付他,这几年我的文学素养突飞猛进,真的混进文学系大楼也只是时间问题。

心情沉重的给他发了个人淡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言情小说相关阅读: 错把白莲当朱砂 妓女日志(NP) 捏他酒神x彭透斯 龙性本淫(NPH) 前男友花钱嫖我 新邻居是变态 争渡 陈年烈苟(车车搬运) 傻子攻馆 鱼的睡前小故事 笨蛋美人是团宠(np) /雨林中的小羊/-超短篇-主攻 嫁一送一的老公 我成了顶级alpha的老婆! 旅途 焕生 (总攻)距离回家一死之遥 卖淫换金 快来疼爱我老婆 做您的狗/主奴
经典收藏小说: 此情不渝【玩攻】 女官韵事(限) 女星(神)改编 在逃生游戏里靠潜规则上位 漂亮人夫被疯批强灌的日日夜夜 灾难降临
女菩萨(np)相关阅读: 大吉祥天女菩萨 女菩萨是谁 女菩萨网红小视频 推特推荐几个女菩萨 女菩萨什么生肖 女菩萨男菩萨是什么梗 女菩萨哪去了